万博彩票规划头条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图片为外部链接,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微文:走吧,我们去逛街 | 每周新书

文首300字: 《一街一世界》[日]三土辰郎 编著陈恬 译新经典文化·新星出版社,2018年8月,49元。这是一本非常神奇的书,看完也不知道它针对的是什么读者,大概世界上还没有明确的给这种人的称呼。所有对边走边逛看城市、从好奇或说研究的视角观察城市的人,都应该看一下这本书。一方面它是一本对“路上观察学”(也是日本来的词)有方法指导意义的书,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大型系列案列展示集,主要是看东京街道细节的......(2018-11-30 21:00:00)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标题与文首300字    
作者:城市中国杂志


       这里是来自谷歌的广告  



  点击这里去看原文全文  


反馈邮箱 admin@caup.net
声明:本站为行业文章博客,并非新闻类网站,整理最新规划行业文章,供规划从业者参考;微文栏目采集自微信公众号。
本站不存储微信文章图片,站内图片已获得正版授权
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到 admin@caup.net ,将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反馈。

走吧,我们去逛街 | 每周新书


《一街一世界》

[日]三土辰郎 编著

陈恬 译

新经典文化·新星出版社,2018年8月,49元。


这是一本非常神奇的书,看完也不知道它针对的是什么读者,大概世界上还没有明确的给这种人的称呼。所有对边走边逛看城市、从好奇或说研究的视角观察城市的人,都应该看一下这本书。一方面它是一本对“路上观察学”(也是日本来的词)有方法指导意义的书,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大型系列案列展示集,主要是看东京街道细节的。作者们自己认为,这本书是针对街上普遍存在的东西的图鉴。比如井盖或路锥(就是路面上有事需要分隔时摆的“大跳棋”)、出水阀或埋在地上的界碑,以及道路的铺装等等。“专业鉴赏家”们给这些街上能看到的东西分类,使其各有族属,然后对同一种东西进行细节层面的比较,各种点评展现出极大的宅心。有时候作者们还会把这些东西进行拟人化处理,比如说消波块(摆在海边的那些多角多触手的混凝土块)“面对着猛烈冲击海岸的海浪,全年无休地战斗,结果变得破破烂烂的”。


后文中我们将选摘书中的一节,也很可爱,讲路面店招上的五线谱,欢迎下拉详读细看。

《外滩解码:城市考察发现笔记》

红砖头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6月,98元。


这本书是“红砖文化”对上海外滩及其周边街区进行“考现”的成果,我们在关于城市漫步的那篇微信专稿中曾经提到这本书。红砖文化的专场是城市节事策划和城市形象宣传,他们的使命就是研究上海,所以外滩是他们采用的源自日本的“考现”研究方法的第一个实践,据说他们对外滩及其周边街区的地毯式采访拍摄持续了超过半年。书中后记还提到《城市中国》也是他们的参考文献,本刊感到光荣。书的编排让小编看起来也是非常眼熟,的确与本刊有相似之处。由于素材丰富,这本书的耐读程度非常高,图片的编选组合做得翔实细致,也很有说服力。相对来说,文字就要浪漫一些了,限于篇幅,展示的采访内容也是以有代表性的受访居民为主。这本书共分五章,分别是《看得见的声音》、《时间的容器》、《建筑的潮汐》、《江湖一平米》和《无界的窗口》,其实是观察外滩及其周边街区的五种角度,有的是从时间顺序设计一条逛游线路,有的是对建筑、街道的记录和分析,有的则是针对不同职业的人。

《跟俞菱逛马路:3上海50条马路50家小店》

俞菱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8年10月,68元。


俞菱在上海是一位“城市网红”,她的自媒体“跟俞菱逛马路”专门踏访展示上海小街巷的商业。所谓“6岁单独逛街”是有点霸气又有点可爱的自我形容。前段时间俞菱对上海传统的小资商业街道东平路商业衰退的关注也引起了本刊的注意。这本书是俞菱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逛上海街道系列“工具书”的第一本,介绍50家特色小店,后面还有一本介绍餐厅,一本专门介绍逛街线路图。俞菱在书中强调了互联网时代逛街的意义,正是人与人的相遇才能创造出城市的活力。书的内容是节奏非常快,几页纸就介绍了去一条路的逛游,俞菱会邀请各行业的朋友与自己同逛,多图少字,但会说一两个故事,让人们不光看热闹,也能知道这些街道的特色来自于什么。

《小镇新青年》

《城市画报》2018年11月(总第413期)


城画这期做的是回到老家小镇或去陌生小镇闯荡的青年,写到的小镇都挺有代表性。甘肃玉门代表了中西部的广大资源枯竭型城市,但是一群去找地方玩摄影的小年青让旧油田看上去更像是可以大冒险的基地。雄安代表了中央力量建设示范新城的这一类,主角是老家在这里的摇滚乐手,他从北京撤退,享受老家小圈子的快乐和无忧无虑。乌镇是老牌的小清新文艺旅游小镇,青年人组成的剧团在这里建功立业。鹤岗在黑龙江,是一个老煤矿,小编的老母亲曾经在那里大学毕业,这里和玉门有点像,都有老工业城市的一面,被访者也是电影导演,一样是拍片的,只是东北人和西北人的潇洒味道不大一样。最后是高考之城(复读之城)毛坦厂,对一群高考生的采访和拍摄让我们更明确地了解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里也不只有机器般的高考人,也藏着很多意料之外的青春回忆。

《秦岭保卫战》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5期


治理秦岭别墅问题被陕西省和西安市视为一个重大政治问题,中央办公厅近日下发了整改通报,随即这件事情在多家中央级杂志占据了封面。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当前生态环境成为了一个政治层面的问题,二是秦岭别墅发生的时间已经比较长,与当地盘根错节的地方政治环境关系紧密。今年秦岭违建的别墅已经比较快速地被逐步拆除,钱引安、上官吉庆、卫旭峰等省市主要官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分,而事件实际上从2000年代初就开始慢慢发展了。由于违建认定最初是以高度来定的,在西安市郊区的秦岭北麓并无明确的地理划线,一些有归园田居梦想的人先后自建、购买开发商兴建的房屋作为别墅。一些开发商谋求大规模建造别墅盈利之后,地方官员与这些商人之间的利益输送关系越发严重,演化为了腐败窝案。很有趣的是,该刊的稿件中还采访了一位专门设计秦岭别墅“西安院子”的建筑师,从技术角度解读了怎样做更有利于运营别墅地产项目。

一街一世界》选摘 

氛围五线谱


文+摄影/大山显

在《一街一世界》中,宅心深厚的各位路上观察家们,都在自己擅长的地方展示了神乎其神的分析水平。作者之一大山显喜欢音乐,他把视角投向了店招中的五线谱,把感受城市的气氛、理解设计师的意图和思考音乐的发展三合一了。


看完这篇选摘你一定会笑得想唱歌。为便于阅读,文字有微小调整,图片有删减,完整版见纸书。感谢新经典文化的支持。

选自《一街一世界》104-109页

我小时候学过钢琴,因此能读懂乐谱,现在走在路上看到五线谱的装饰元素,总是非常在意。为了表现出愉快的氛围,人们开始不按照规则写乐谱,只描绘出一种气氛,我把它称为“氛围五线谱”。这种乐谱在提供卡拉OK的小吃店和酒吧比较常见,也能在花店和餐厅的店牌上看到。每次映入眼帘时,都让我产生一种按捺不住的兴奋。


虽说不按照规则书写,但氛围五线谱的存在,不是为了让人们指点错误,而是让人们接受这种错误的写法,感受五线谱带来的活泼氛围。氛围五线谱并不只是不懂音乐的店牌设计师所犯的错误,而是灵活运用乐谱的艺术之作。

摄影/大山显

摄影/ @g_stand

为了让乐谱看起来更美观,八分音符在氛围五线谱中的出现率最高。许多店牌只画上两三个八分音符就组成了一段氛围五线谱,虽然看起来完全不能成为一段正常的乐谱。不过也有像“歌声品茶”那样,用上了许多不同音符的氛围五线谱。上面点缀的星星虽然意义不明,但让人感受到了设计师的用心。

为了深入感受氛围五线谱,我把在街上看到的乐谱强行弹奏了一下。对于习惯了“正确的”乐谱的人来说,很难接受这种不守规则的写法。首要的问题是:“这音高到底是几度?”大家请看图1的“Eve”店牌,这正是氛围五线谱的代表之作。左边第二个音符的八分音符竟然直接倒过来了,这种情况在别的店牌上也经常见到。左边第一个音符和最右边的音符,这两个的音高让我很困惑。如果左边的第一个音符表示“do”的话,第二个看着像“re”又像“mi”。大概停顿一下,用“re”的音弹出来应该可以吧。最右边的音符看着像“fa”又像“so”。图2的右边的音符到底是“do”还是“re”,也让我很迷茫。

摄影/ @g_stand

将音符画在不确定的位置,也是氛围五线谱的魅力之一。图2中的“#”号的位置就很微妙,而第一个音符如果是C大调的“fa”的话,它放的地方又好像在“so”的位置上。要是把它当成正经乐谱,就成了Spanish Phrygian Scale,真有深度,不愧是音乐大家。

我之所以想写一写氛围五线谱,源于一个疑问“为什么音高不是连续的”。为什么mi和fa之间不存在另一个音呢?在我们的常识中,音阶就是“do re mi……”,我们认为这是唯一的、绝对的音高。该观点出自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发现可以用简单的整数比划分和弦,这成了现代音高的基础。所以音阶只不过是基于特定的概念,产生的一种排列而已。


其实,现代音乐界中有比半音阶更细微的音高,也产生了基于这种细微音高差而作成的乐谱。潘德列茨基和库布科维克这两位作曲家写的五线谱,有一部分用粗线条涂黑,也出现了演奏者们无法用平常的音符弹奏出来的微妙音高。“Eve”店牌表现的,或许就是这种有着微妙音高的现代音乐。


隔了一个八度的两个音符虽然名称一样,但在五线谱上却离得相当远,我觉得这似乎不太合理。不过话说回来,要想在五线谱上区分高低音,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五线谱是把高音画在高处,把低音画在低处,但为什么要这样画?我会不由自主地思考这种根本性的问题。这也是我如此认真对待氛围五线谱的原因。


接下来,比音高更让我头疼的是拍子。我们经常听的流行歌曲,一般多为四拍子或三拍子,每个小节的拍子数都是固定的,就这样一直重复同一套节拍。可是氛围五线谱几乎没有画出小节,图3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虽然也不是没法弹奏出来,但没有标明小节,我就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重复节拍。特别是最后的全音符,让我很苦恼。


摄影/大山显

拿日子来打比方的话,7天是一周,积累特定的天数就会变成一个月、一年,而没有小节线的五线谱,就像没有24点的一天,无法将这一天画上句号。相当于太阳永远不落山,万物无法进入睡眠,一直醒着。有个词叫“生活节奏”,五线谱同样也需要有着特定节奏的小节。


图4的五线谱上姑且有小节线,但第2小节却不知道意义何在。第2小节只有第1小节的一半,就像某个人第1天傍晚就躺下,一直睡到第2天中午一样,下午的时间不知如何打发,总之很累的样子。


这些五线谱让我发现,“四分音符”和“八分音符”之类的名称真是不可思议。将1个小节分成4等分的音符叫四分音符,这在四拍子的乐谱中很常见。但三拍子的乐谱里就不是把1小节分成4等分了,照这么类推的话应该叫“三分音符”才对。然而不管在几拍子的乐谱中,四分音符就是四分音符。

摄影/大山显

摄影/ @g_stand

氛围五线谱最容易被省略的就是小节线,虽然现代音乐中有些形式是没有小节线的,但那并不是能在大街上遇见的乐谱。上面这张“Caravana”中的乐谱最后画上了小节线,但让这段乐谱成了16分之7拍的奇怪形式,好难弹出来。

另一个让我陷入深思的根本性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有固定拍子的音乐好听呢?在西方音乐史中,乐谱的原型出现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之间,那时建筑和音乐都是以“比例”与“分割”的理论为基础形成体系的。和音高一样,拍子也可能是按照特定规则创造出来的。


关于这个问题,路易斯· 卡罗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爱丽丝与疯帽子的对话让我印象深刻。爱丽丝说:“我在课堂上学习了如何打拍子(beat time)。”然后疯帽子说:“就是那个!时间不想被打(beat)啊!”所以我想,氛围五线谱之所以没有小节线,是因为不想被“打”的时间提出了抗议吧。感觉越是思考,就觉得必须以真挚的情感对待氛围五线谱。


对五线谱不熟悉的读者,估计不能体会我所说的奇妙之处吧。我想表达的是,由于各人的知识和经历不同,所看到的街景也是不一样的。


就像我不懂英语,无法像懂英语的人那样了解随处可见的英文中蕴含的乐趣。道路旁的树和商城中的盆栽,在我和了解树木的人的眼中,也是不一样的,他们能看出哪些是真的植物,哪些是仿制的。清楚某个领域的规则的人,就能看出哪些东西是不符合规则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所处的世界其实各不相同。

摄影/大山显

氛围五线谱的最大特征,就是用波浪形来表达愉快的气氛。乍看之下有点胡编乱造的感觉,但这和美国作曲家莫顿·费尔德曼提出,并在之后被许多艺术家使用的“图形乐谱”有着同样的奔放感。果然氛围五线谱和现代音乐是有共通点的。


我认为本书也体现了世界的多样性,不经常观察街边事物的读者,可以通过本书了解一些基础,而已经在这块领域有一定知识的人们,则可以更进一步探寻其中的规则。氛围五线谱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我是在10岁的时候开始学习钢琴的,和我上同一个培训班的同龄人有很多。根据内阁府的消费动向调查显示,钢琴在1957年的普及率是1.2%,到我出生的1972年时,上升到了8.6%。而在我10 岁学钢琴的时候,也就是1982年,普及率达到了18.0%。也就是说,每6个家庭就有一个孩子在学钢琴。之后到1988年,钢琴的普及率达到了21.9%,可以说学钢琴成了一种潮流。


这只是我的推测,我们这代处于人口稠密期的人们所经历的钢琴风潮,或许是80年代后半期兴起的乐队风潮的基础吧。我和许多学过钢琴的人一样,高中时代都组建过乐队,当然我的位置也是键盘手。


因为钢琴风潮而了解乐理的人们如此增加的话,我想以后店牌上“错误的五线谱”应该会逐渐消失吧。说实话,我现在很少看到新做的店牌上面有错误的五线谱了。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样有点可惜,我希望氛围五线谱可以永远存在下去。

摄影/ @g_stand

有时我远远看到氛围五线谱,然而凑近看却发现完全符合乐谱的规范,顿时让我有点失望。不过马上又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为什么他们要写正确的五线谱呢?”店牌上的五线谱虽然是正确的,但也确实让人感受到和氛围五线谱一样的愉快氛围,真是奇妙。

上一篇:美的原因是什么

内容合作联络 cgcuiguo@urbanchina.com.cn

如果您对文章有什么看法和意见,或者新奇有趣的话题问题想要吐槽,欢迎留言或在后台回复,我们会定期反馈并集结成文字。也欢迎来稿分享你的思考:00urbanchina@urbanchina.com.cn。

保存二维码

打开手淘

(12.12 前有效)

微博 | @城市中国

豆瓣 | site.douban.com/urbanchina/

官网 | www.urbanchina.com.cn/

电话 | 021-65982080(8027)

邮箱 | 00urbanchina@urbanchina.com.cn




微文栏目来自微信采集,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admin@caup.net:规划头条 » 走吧,我们去逛街 | 每周新书

讨论请到国匠热点讨论群:点击加入QQ群

登陆国匠城 注册国匠城